www.336m.com
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www.336m.com >

四议员被DQ是咎由自取闻昱行小鱼儿心水论坛

发布时间:2019-10-09

  香港高等法院作出裁决,梁国雄、刘小丽、罗冠聪、姚松炎因违反基本法第104条以及《宣誓条例》,丧失议员资格(DQ)。区法官的判词详细,令人信服。

  四位议员被DQ,可以说咎由自取。刘小丽“龟速慢读”誓词,事后还在脸书上写一篇《慢读是要彰显誓词的虚妄》,以表心迹,她是四位议员中最“抵死”的一位。罗冠聪先在宣誓前长篇大论地说自己不会效忠政权,又表示整个宣誓仪式“已经沦为政权的工具”,自己宣誓不代表认同政权。读出誓词时,他又三次用提高声调读出“共和国”的“国”字,表示对“中华人民共和国”的质疑与不认同,宣誓之后又立即大喊口号。

  “长毛”梁国雄是立法会宣誓“玩嘢”的始祖,这次宣誓一如既往甚至变本加厉。而姚松炎作为大学教授,专业人士,本应有足够的素养与政治智慧庄严地宣誓,孰料他竟然也同样“玩嘢”,在誓词中“加料”,令人大跌眼镜。

  立法会宣誓应该庄严与真诚,即便人大常委会没有释法,这也是“宣誓”这个词所附属的内涵,正如区法官在DQ梁游时所言,无论有无释法,结果都是一样。既然不庄严不真诚就会被DQ,这次四人用上了梁游没有用上的理由,说自己“没有不庄严、没有不真诚”,又说庄严与真诚没有“客观标准”,依靠主观认定有违法治精神云云。这显然是把大众与法官当作傻瓜。

  判案不是做数学题,凡是判案都严重依赖法官与陪审员的主观判断。比如某个证人是否可信,某个证据是否有力等,都没有严格的客观标准,正要靠法官与陪审员依靠常识去判定。只要心态持平,这四位“已完”的宣誓,是否真诚、庄严,自有公论。

  又有人认为,这些议员(特别是梁国雄)以前也“玩嘢”,都没有被DQ,这次是根据“事后”释法才被DQ,与法治精神不符。这种说法需要认真驳斥。

  首先,虽然判词中引用了释法,但释法不是唯一根据。事实上,这个案件可以与DQ梁游案件相提并论:即便没有释法,也有足够理据DQ他们。释法不过更加强理据而已。

  其次,释法不是立法,有追溯力。这即符合法理,也在刘港榕案中被法官所肯定。因此,小鱼儿心水论坛。在“理”的方面,即便释法作为DQ的唯一理据,也是站得住脚的。

  第三,陈弘毅教授提出,释法的这种追溯力,与法律应该让市民有“合理期望”相悖。他认为以前梁国雄等没有被起诉,因此在“情”方面,值得商榷。这种说法原则上乍看上去有理,但具体在这次DQ事件上,却经不起推敲。

  在2004年梁国雄就立法会宣誓申请司法覆核,夏正民法官的判词中写明宣誓不能改变誓词。梁国雄败诉,需要重新宣誓,完整读出誓词。这个判例虽然没有明言,但支持了“宣誓必须庄严”的立场。

  此后,法庭未有处理有关宣誓的案件。梁国雄等人用自己的“玩嘢”方式宣誓,以前在立法会被承认宣誓有效,这只能被视为立法会的“陈规”,而不能视为法庭的“判例”。这点之所以重要,是因为在普通法系统中,“判例”有重要的立法意义,但“陈规”最多只有参考价值。两者的法律效力截然不同。简单说来,在法庭上,法官不一定要根据“陈规”判案。

  此外一个法律常识就是,检控官在一个事件中没有提出起诉,不等于在另一个同类事件中不能提出起诉。比如,一群人乱过马路,检控官可以告其中个别人,而被告不能用为什么“告我不告他”作为抗辩理由。所以,以前律政司没有“揸正来做”,不等于现在不能“揸正来做”。

  最后,这些议员是否没有“合理期望”,也值得争议。因为从7月立法会选举报名开始,政府已经不断指出,这次会严格按照基本法与法律办事,“揸正来做”。在报名时,要填额外的表格,说明已经知道选举立法会议员必须拥护基本法。此后,因为选举主任无法确信一些候选人真诚拥护基本法,而取消了他们的参选资格。这已经给出非常强烈的信息,“玩嘢”会被DQ。

  在立法会宣誓前一两个星期,政府多次发出呼吁,希望议员不要在宣誓上“玩嘢”,表明会严格按照基本法办事。政府多次呼吁,这些议员不当一回事。反而可能因为逆反心态,用比以前更“激”的方法宣誓。这才有六位议员被DQ的事发生。考察这个过程,不能不承认,其实政府已经给足合理的心理预期,但议员一定要以身试法,当然只能头破血流。

  虽然一下子DQ了四人,对“泛民”打击很大,但“泛民”把情绪发泄在林郑身上,又尝试用“拉布”“拖垮政府”,可谓无理取闹。这些议员犯错在先,咎由自取,控告他们有理有据,而且在林郑上任前,早已进入司法程序,这次判案的是法官而不是林郑,难道要特首违反法治原则,干预律政司的办事程序或者法官的裁决吗?

  现在可以争论的,只有政府是否应该追讨诉讼费与立法会是否应该要求他们“回水”两件事。前者,此事是因为这些议员的错误做法而引起的,而且如果他们主动承认错误,就可以避免大笔堂费,但他们没有这么做;因此,纳税人的公帑理应让这些议员负责,政府应该追讨费用。而后者,则商量的馀地更大,因为他们与其办事处的职员,毕竟也工作过大半年的时间,薪酬与议员活动已经使用的费用,还是可以考虑是否要追回。相信政府与立法会会有合适的决定。



香港正版四不像资料| 香港最快开奖结果直播| 今晚六合开奖结果| www.688225.com| 118开奖直播| www.818kj.com| www.606086.com| 168图库助手安卓版| 神算子中特| 铁算盘| 84384手机报码| 红姐开奖现场报码|